福彩
微信溫州指數
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簡稱“溫州指數”)是用于反映某一區域一定時期內民間融資價格水平及變動趨勢情況的一套指數體系,包括綜合利率指數、不同融資平臺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期限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方式利率指數等。
行業動態
易綱:“三支箭”切實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日期:2018/11/7 0:00:00
 牛娟娟 金融時報 




  11月1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了民營企業座談會,充分肯定了民營經濟的重要地位和重要作用,并強調要從“六個方面”幫助民營經濟解決發展中的困難和問題。當前,如何貫徹落實好民營企業座談會精神,在內外部復雜經濟環境下進一步解決好民營企業融資問題、為民企發展營造良好的環境?11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就上述相關問題接受了金融時報記者的采訪。

  記者: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提到,有的民營企業遇到了“三座大山”,其中一座就是“融資的高山”。對此,您怎么看?

  易綱:我們一定要落實好總書記的指示精神,著力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目前經濟形勢下,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尤其突出,主要是因為金融機構的風險承擔能力下降以及其他一些原因,在這種形勢下最先傷及的就是民營企業。 

  民營企業現在融資難,主要表現在信貸、發債、股權融資三個方面都很困難,而這三個渠道是民企融資的最主要的渠道。首先是信貸,即民營企業從銀行獲得貸款;第二是規模大一點的民營企業向市場發債;第三是一些民營企業用自己的股權質押從銀行貸款,在資本市場波動的態勢下,目前面臨著補倉或者其他的一些困難。

  同時,這三個困難又是互相聯系的,只要其中一個方面有困難,對其他兩方面也可能造成影響。比如說,一家民企發債發不出去了,有可能銀行要抽走貸款,有可能發債發不出去的消息也會影響資本市場,造成股票面臨平倉壓力。所以,要落實總書記的要求,堅持兩個“毫不動搖”,當前需要著力解決民營企業在貸款上的困難、在發債上的困難以及在股權質押融資上的困難。

  記者:您剛剛談到了三個困難,同時這三個困難又是交叉在一起的,為解決這些困難,目前已采取了哪些措施?下一步還將出臺哪些具體措施?

  易綱:人民銀行和有關部門已經出臺了一系列的措施來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今年以來,人民銀行著力從宏觀上營造穩健中性的貨幣環境,先后四次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一共釋放流動性大約4萬億元,除去對沖了一些到期資金后,實際凈投放了2.3萬億元的流動性,通過總量上的把握,使市場流動性保持合理充裕。

  與此同時,總量上的流動性合理充裕還要通過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才能到達企業。今年做的另外一個工作就是怎么使這些流動性流到民營企業和最需要的地方,對此,我們采取了“三支箭”的政策組合。

  “第一支箭”就是增加民營企業的信貸,特別是小微企業的信貸。

  人民銀行今年以來增加了3000億元人民幣的再貸款、再貼現,基本上都是針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凡是中小銀行有客戶,能貸出去,只是因為存款不夠或者是存貸比太高、沒有可貸資金的,人民銀行都以再貸款、再貼現的形式支持這些銀行,使得這些銀行有長期的、成本比較適度的資金能夠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今年以來,普惠金融口徑小微企業的貸款增長比一般貸款增速高得多,且利率穩中有降,這顯示融資成本也開始下降。這一方面的工作我們還會繼續做。

  “第二支箭”就是出臺具體政策幫助民營企業發債融資。

  我們推出了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即給民營企業發債“買一個保險”。民營企業發債為什么發不出去?因為商業銀行不愿意買。商業銀行為什么不愿意買?因為民營企業違約了以后商業銀行不愿意承擔這個風險。現在我們在發債過程中加入一個信用風險緩釋工具,就是加一個“保險”。如果民營企業的債發生違約,有人賠付債券的本息。發保險的機構是非常專業的機構,而且有雄厚的資本金,所以在增加保險的情況下很多機構就可以安心買民營企業發的債了;而這個債里含的保險是由投資者支付的,沒有加重民營企業的負擔。假如我是一個投資者,我認為只要這個債5%的收益率就夠了,而我也愿意花百分之一點幾買一個保險,這對投資者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安排。所以,這種安排就使民營企業的債能夠順利地發出去。只要民營企業的債發出去,現金流就來了,銀行也不催款了,資本市場也可以穩定一點。這是“第二支箭”。

  10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由央行提供部分初始資金,通過專業機構,市場化運作,出售信用風險緩釋工具和擔保增信等方式,為有市場、有前景、有技術、有競爭力,但暫時遇到流動性困難的民營企業發債,提供信用支持。目前,前期試點已經啟動,并取得良好的效果。下一步,人民銀行將進一步擴大試點范圍,幫助更多民營企業通過債券市場獲得融資。

  “第三支箭” ,就是研究設立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

  針對目前民營企業股權質押風險,相關部門正在多措并舉化解。同時,為穩定和促進民營企業股權融資,人民銀行正在推動由符合規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證券公司、商業銀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等機構,發起設立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由人民銀行提供初始引導資金,帶動金融機構、社會資本共同參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為出現資金困難的民營企業提供階段性的股權融資支持。

  在這些政策安排下,希望大家堅定信心。中央再次重申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對于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面臨的實際困難,我們有“真金白銀”的政策和措施幫他們解決困難。

  記者:謝謝您的介紹,您剛剛提到了人民銀行今年以來增加了3000億的再貸款、再貼現,同時還有“三支箭”這些措施。那么,這些之后還有沒有一些更具體的政策安排呢?

  易綱:我們現在的工作就是落實好這“三支箭”。信貸支持是最主要的渠道,無論是大的民營企業、中型的民企、上市公司的民企、非上市公司的民企,還是小微企業,都離不開金融支持,所以我們一定要把貸款政策落實好。這個政策不僅僅是人民銀行的3000億元,這是 “四兩撥千斤”的撬動和引導,我們要依靠大銀行、股份制銀行,還要依靠中小金融機構一起給民營企業貸款。同時,在監管政策、財政政策方面也會出臺相應的措施。比如說。在財政方面,財政對500萬后來升到了1000萬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免征增值稅,這些政策和措施都是非常好的,一定要落實到位。

  總的看,緩解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是一項綜合性工程,需要相關部門和地方在不同環節、不同層次加強協調,發揮好“幾家抬”的合力。

  記者: 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提到,“要優先解決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甚至融不到資問題,同時逐步降低融資成本”。將解決“融資難”擺在第一位,同時解決“融資貴”問題,對此您怎么看?

  易綱:習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提到,要優先解決融資難,同時解決融資貴。這一點既切中要害,點出了主要矛盾,也符合經濟規律。首先,對很多民營企業而言,相比融資貴來說,解決融資難更為緊迫。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由于信息不對稱、抗風險能力弱等原因,在金融市場中相對弱勢,融資可得性、可及性差,因此表現為融資難;而對能夠獲得融資的中小微企業,金融機構會為覆蓋風險敞口而在貸款利率中增加更高的風險補償,因而表現為融資貴。但是,能否解決融資難問題關系到企業能否獲得金融資源,關系到企業的生死存亡,相對而言,更為緊迫。而融資貴則主要涉及融資成本,畢竟只有能夠獲得融資的企業,才會計較成本的高低。

  所以說,優先解決融資難,顯得更為迫切。如果過度地關注融資成本而忽略融資可得性,會破壞金融機構的風險定價的自主權,形成逆向激勵,導致金融機構不敢貸、不愿貸,反而加劇融資難,甚至威脅企業的生存。只有在保證融資可得性的前提下,給金融機構適當的風險補償,增強金融機構的內在激勵,才能形成服務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長效機制。

  針對融資貴的問題,除人民銀行和金融系統外,有關部門將在減稅降費、強化融資擔保、財政貼息、優化信用體系等方面,積極出臺政策措施,加大支持力度,千方百計,切實降低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這里還要強調,解決融資貴的問題時候,還得有一根弦,就是一定要讓資金在商業上實現可持續。為什么剛才說“幾家抬”呢,幾家抬就是財政、人民銀行、監管部門要幫助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降低成本,使得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有積極性給小微企業貸款。貸款了以后是保本微利的,或者是保本沒有利潤都可以,但是應該是保本的。如果在商業上不可持續,今天讓機構貸款,機構明天也不貸了。所以設計的政策一定要注重商業上可持續,要讓金融機構和商業銀行長期持續地給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貸款的積極性,這樣的政策才是可持續的政策。

  記者:這次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您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細節?

  易綱:我覺得總書記在座談會上的講話非常重要,我印象很深的,是總書記說“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讓民營企業家聽了以后心里很溫暖。特別是講的六條措施,給民營企業吃了定心丸。另一個我印象比較深的細節是,座談會上民營企業家發言過程中,總書記不斷提問和插話,針對解決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同民營企業家們深入交流,有些問題很具體,說明黨中央、國務院對民營企業目前的狀況非常了解,和民營企業的溝通很貼近,這些都極大地增強了中國民營企業的信心。我相信,我們完全有能力、有政策工具來克服當前面臨的這些困難。

  記者:近來常常有人討論,說民企普遍遭遇“玻璃門”、“旋轉門”,新政策、新規定、新辦法都有了,但總是兌現難,落實難。對此,您怎么看呢?

  易綱:我們說一視同仁,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堅持中國的基本經濟制度,這些原則和制度都是非常好的。但在執行中由于風險偏好問題,給國有企業放款和民營企業放款的后果是有所不同的,各級經營者潛移默化地、有意識地或者無意識地都會考慮到風險問題。由于客觀存在的風險偏好問題,在給民營企業審批貸款時都會把風險因素考慮進去,這就難免出現“玻璃門”、“旋轉門”。這些問題要逐步解決,要一件一件地解決好。

  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一定要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也就是說對于民營企業的這些風險,我們必須要承認。在承認風險的同時,要對金融機構承擔的這個風險進行補償,補償了以后能使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實現可持續,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工作。這個風險的補償有可能反映在價格上,也可能反映在其他一些條件上。要考慮把風險補償好,使得金融機構在商業上、經營上實現可持續,這樣我們的政策就能夠持續,從而最終解決“旋轉門”、“玻璃門”問題。

  總之,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堅持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近期出臺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就堅持保本經營、市場化運作、防范風險原則,以企業積極自救為前提,由專業機構進行市場化運作,重點支持經營正常、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民營企業的合理融資需求。央行和地方政府不直接干預資金具體使用,而是做好制度設計,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安排和風險共擔機制。

原題:

“三支箭”切實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就民企發展問題接受金融時報采訪

福彩 侏罗纪世界进化 pc计划 淘宝快3官方网站 全民刷粉丝最新能赚钱软件 pk10五码技巧公式 足彩胜负对阵表 奔驰宝马街机电玩城 贪玩蓝月手游赚钱攻略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信博在线娱乐